大数据时代,如何不做“透明人” 无问西东

许昌新闻网 时间:2019-09-05 | 来源:网络整理 | 编辑:admin | 分享条

    大数据时代,如何不做“透明人”

    

    观众在保密技术交流大会展会互动区检测自己的保密指数。新华社发

    

    大数据时代,精准营销成为广大商家百试不爽的推销利器。当你在购物软件的推荐栏里发现最近搜索过的心仪物品时,或许你还会沾沾自喜于智能推荐给生活带来的便利;但当你因为高频、高客单价的消费而后知后觉地被购物网站“杀熟”时,恐怕只能像待宰的羔羊般感到深深的无力。

    我们是大数据的生产者,也是大数据的使用者;我们是大数据的获益者,也是大数据的受害者。个人信息保护在大数据时代究竟面临着怎样的处境?我们该如何给裸奔的个人信息穿上衣服?人类又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和作为来面对大数据时代甚至是整个科技发展事业的利与弊?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四位嘉宾,和大家共同探讨这一话题。

    嘉 宾:

    连玉明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朝阳区政协副主席、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

    皮剑龙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

    程 啸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

    姜 颖北京互联网法院副院长

    主持人:

    本报记者 俞海萍

    本报通讯员 吴 铮

    1.如何增进我们的数据安全感,是大数据时代必须回答的一道考题

    记者:大数据在广告、金融、医疗、出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广泛应用,使生活更加智能化、便捷化,同时也使保护用户权益成为摆在数据合规发展面前的问题之一。您认为,大数据时代下个人信息保护面临哪些挑战?

    连玉明:在智能化、便捷化成为大数据时代人类生活重要特征的同时,在个人数据权益保护方面,强制授权、过度索权、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的现象也有不少,非法交易、泄露个人信息等违规行为屡见报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前所未有的烦恼。个人信息随时随地被泄露、被窃取、被篡改、被过度收集并被滥用,让我们处于垃圾信息和骚扰电话没完没了的“围剿”之中。某一条信息被泄露或被窃取,很快就会演变成一个关联度极高的信息链,并形成非法产业链,以至滋生出电信诈骗、金融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绑架甚至故意杀人等犯罪活动。

    皮剑龙:大数据时代下,数据成为社会各项活动的重要元素,成为驱动社会发展的新型生产资料。谁掌握了数据,谁就拥有发展的关键条件。个人信息是非常重要的数据资源。然而,由于技术、法律等方面的不完善,个人信息面临着许多安全风险。

    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非常分散,大多是在事后对公民个人信息提供保护,举证比较困难,维权成本非常高。另外,根据相关法规,公安部、商务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相关部门都负有对个人信息监管的职责,但这些部门之间沟通不畅,难以有效地协调保护个人信息。企业行业自律差、公民自我保护意识也比较薄弱,使得个人信息更加容易被侵害。总的来说,大数据时代下的个人信息保护形势非常严峻,尽快建立相应的保护机制是当前社会的迫切需求。

    程啸:大数据时代下个人信息保护面临的挑战表现在:一方面,现代网络信息技术已将现代社会生活高度数字化(或数据化),Cookie技术和各种传感器可以自动地收集与存储个人信息。个人信息被大规模、自动化地收集和存储的情形变得越来越普遍,几乎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由于收集、存储和利用个人信息的主体数量众多且数据规模巨大,一旦个人信息数据被泄露,则涉及的受害人数量极为庞大,可能造成的危害也是非常巨大的。海量的个人信息因保管不善被泄露甚至被非法出售或利用,就会出现犯罪分子利用非法取得的个人信息对受害人进行精准诈骗或者实施其他侵害自然人人身财产权益的违法犯罪行为。

    另一方面,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使得对海量数据的分析与使用变得非常简单,个人信息被滥用的可能性极大增加。各种网络平台通过分析和利用海量的个人信息,对目标群体做人格画像,实施精准营销,甚至行为操纵,严重危害自然人的人格尊严,妨害人格的自由发展。

    姜颖:大数据主要有这样几个特点:体量浩大、模态繁多、生成快速和价值巨大但密度很低。大数据所带来的巨大科技利好是我们肉眼可见的,但它给个人信息保护带来的挑战也是多方面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受到个人信息泄露的困扰。

    首先,从传统意义上来讲,个人信息所体现的是公民的人格利益,个人信息的收集、处理或利用直接关系到信息主体的人格尊严。在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权在客体、内容、行使方式等方面有别于传统的具体人格权,获取个人信息的企业或平台可以直接将个人信息进行变现,这时候个人信息就出现了一定的财产权属性。如何对个人信息进行定性,以及如何更好地保护个人信息和用户权益,是大数据时代对理论界提出的挑战。

    其次,在大数据时代,由于互联网传播的快速性,个人信息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传播到极广的空间。政府很难在短时间内采取有效措施对个人信息加以保护,因为这个传播速度太快、范围太广了。这是大数据时代下的个人信息保护给执法部门带来的挑战。

    最后,对于司法部门来说,由于当前各方面规定还不够完善,用户的个人信息很容易被泄露。随着公民权利意识的增强,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案件大量出现,问题越来越多、情况也越来越复杂,但司法部门对大数据时代下个人信息的保护仍处于探索阶段,这就对我们的法官提出了极高的要求,不仅要对法律理论有深刻研究,也要跟踪业态变化,因为你今天的一个判决可能就会颠覆一个行业。

    2.发展数字经济,要形成与之相匹配的数据安全保护体系

    记者:加快建设数字中国,对于大数据的监管也需要新的思路。您认为,应该从哪些方面努力来构建个人信息多元保护体系?政府、企业、社会组织以及个人分别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连玉明:党的十九大对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作出战略部署。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既要大力发展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也要形成与之相匹配的数据安全保护体系。一是要加快立法。《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对搜集信息、数据使用环节和隐私政策进行了规定和限制,从立法层面看,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虽已被列入本届人大一类立法计划,但分别列为第61位和第62位,这与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安全的紧迫性极不适应,应当提前提早起草审议并尽快颁布实施。二是要完善司法责任制度。进一步加强检察机关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公益诉讼,特别是对侵害众多公民个人信息,以及相关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众多公民个人信息被侵害的,应当提起公益诉讼。三是要强化监管。加大政府对侵害个人信息和数据安全的监管力度,保障个人隐私不受公权力的侵害。

上一篇:中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创新高 腾格尔撞衫杨幂 下一篇:AI换脸APP刷屏朋友圈 爆火背后有哪些商机、隐患? 世界首个人造心脏

赞助商广告